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学术前沿 > 马克思主义经典研究 > 马克思恩格斯研究

胡尼奥迪:作为伦理选择的代词性视角学说:马克思的理论成果

比利时鲁汶大学 马克•胡尼奥迪 著

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法语系 黄可以 译 陈嘉琨 校

(原文收录于《“第四届当代资本主义研究暨纪念《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17年6月,中国南京。)


众所周知,一场由来已久的争论长期以来总是困扰着马克思的解读者,即马克思思想中是否存在一个不言明的伦理学理论,若有,那么是哪一个。[1]下文中,通过展现马克思作品中的伦理元素并非由其著作中暗含的伦理学理论所产生,也不是需要我们去阐明的掩藏起来的信仰声明,我希望为这场争论做一点贡献。确切地说,这些元素源自马克思对于社会现实的普遍方法论的研究方法,而这一研究方法以显著的恒在性贯穿了所有对于马克思的分析,无论是尚显青涩,还是具有极大成熟性的著作,皆是如此。

根据其特征,我将这一马克思方法论定义为代词性视角学说(le perspectivisme pronominal)。它不仅旨在增加对于现实的观点(劳动者观点、资本家观点、经济学家观点),而且认为每一种观点均对应具体现实的一个领域,换句话说,每一种观点都构成其固有客观性领域。在得出有关数字化世界的若干最终论述前,我将效法马克思对于劳动的分析,对该学说作出解释和说明,这一做法也使我得以指出,对于马克思而言,劳动经验是如何成为典型的伦理经验的。

代词性视角学说

 首先需要阐明什么是我所说的代词性视角学说。

其最普遍的原理在于对某个人称代词(我/你/他/我们等)对于现实所持观点的特征进行描绘。因此我们能够或以第一人称“我”的观点,或以第三人称“他”的观点出发描写现实:自己在奥运会上跑100米与在电视上看某人跑100米完全是两回事。赛跑运动员以第一人称目睹并描写这一经历,因为他自身就是其中的参与者,而观众则始终处于旁观者的外部位置,也就是第三人称位置。但是“我”和“他”并不是关于现实的唯一可能的视角:而且哈贝马斯的哲学已经使我们熟悉了“你”的视角所具有的重要性,它是对话情境所固有的,其中“我”被放在了与另一个“我”融洽相处的位置上,因此每个人对于他人来说都变成了“你”;更不用说“我们”这一视角,这一视角还会额外地产生许多公平性问题。哈贝马斯的整个交往理论哲学都建立在这一代词性视角的互换性之上。

这些东西在基础社会学的认识论中被广为熟知(例如诺贝特·埃利亚斯的社会学便从中得益[2])。不过,我们应当将一个更为本体论的论点与这一纯认识论的论点联系起来:就像我说过的,要知道每一个代词视角都对应一个固有的客观性领域。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特定的现实只存在于特定的代词视角中。于是,本体论自身被衍射成了多个代词的本体论。因此,别人牙疼,我们是感受不到痛苦的:疼痛,以及疼痛实有的现实性只可能出现在第一人称身上,即遭受痛苦的“我”。观察某个经受痛苦的人,并非检验痛苦的现实性;即使是一个因为孩子受苦的而痛苦不堪的母亲或父亲也不能真正体会到孩子所受的痛苦。同样,确切地说,情感同化这样的现象只能存在于第二人称“你”的角度;如果我们是严格意义上自我隔绝的一个个小岛,那么我们绝对不能体会到对他人产生的、类似于情感同化的感受,也做不到信任某个人。故而情感同化或信任只能出现和存在于第二人称“你”的角度。至于一般的科学现象或涂尔干意义上的社会现象,例如统计学现象,它们完全依附于第三人称“他”的角度,所以:如果不存在“我们对现实采取客观化角度(即第三人称“他”的代词视角)”这一可能性的话,它们就不会作为现象而存在。因此,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应当肯定,每一个代词视角都构成了其固有客观性的领域。 

马克思的代词性视角学说   

因此我认为,马克思在他对于社会现实的分析中运用了代词性视角学说的方法,而他并不知情,或者说没有进行阐述。而且从最早期的著作开始,他就以高度的严谨性和坚忍不拔的毅力在写作。他对于劳动的分析尤其彰显了这点。虽然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整个经济背景与亚当·斯密的相同,但这一研究方法从另一个方面将他彻底地与后者对劳动的分析区分了开来。与其繁复阐述,马克思早期所写的散落于1843-1844年读书笔记[3]中的这一文段就清楚地揭示了这一点:

“假设我们人类一直在进行生产活动:我们中的每一个人在他的生产中都表现出自我和他者两个方面。(1)在我的生产中,我实现我的个性,我的特殊性;在劳动中,我感受到我生命中个人彰显的快乐,在对客体的冥想中,我带着个人的快乐认识到我的人格作为一种真实的力量,它具体可察,脱离一切怀疑。2)在你对我生产的产品的享受和使用中,我通过劳动满足了一项人类的需求,实现了人类的本性,也为他人提供了必需品,从而得到即时的精神快乐。3)我会意识到自己在你和人类之间充当的中间人角色,作为你的自我存在的附属品,也作为你自身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被你承认和感知,在你的精神中如同在你的爱中一样被你所接受。4)在我的个人彰显中,我会因为造就了你生命的彰显而得到快乐,也就是说在我个人的行动中实现与确认我真正的本性、我的人际社交性。我们的生产将会是一面面镜子,镜子中我们的存在从一个向另一个延伸扩散。”[4]

他在文段的开头说“假设我们人类一直在进行生产活动”,意思是:不论哪个经济系统都是如此。因此他谈的是人类劳动,是不受任何经济约束的、被解放了的劳动。不过我们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他所作描述的动态性:它有条理地遵从人称代词的逻辑性:

从第一人称“我”的观点来看,劳动被认为是一种有表现力的潜能,它既能在自我考验的过程中带来生命的愉悦,又能通过客体的产出获得对自我的具体肯定。我们会注意到“脱离一切怀疑”的反笛卡尔内涵:脱离一切怀疑的,不是像“我思故我在”那样对思想本身思考的自我反思,而是像在既生产客体又生产自我的劳动中自我实现这样的第一人称生命活动;

从第二人称“你”的观点来看,更严谨地说:和第一人称“我”的观点一样出现的第二人称“你”的观点,劳动看起来就像是对他人需求的满足,因此是一种人的需求(因为我们不会像为狗投食一样为他者生产客体),这种需求本身也是对生命、对人类生命的表达;

在这一“我-你”关系之外,我的劳动还促成了人类的“他”的介入,因为在满足“你”的需求的同时,我的劳动还完成了某些属于人类性的东西。既然我的劳动是你的存在的附属品,那么通过我,你就与人类和普遍人性的“他” 联系到了一起。

最后,这一相互的补充性产生了一个真正的“我们”。劳动是人际社交性的实现,因为在协助你自我实现的同时,我作为交际性的存在也完成了自我实现。那句像镜子一样的隐喻由此总结了这一段。

快速阅读过后,在我看来,需要记住两个至关重要的东西。一方面,真正人类的劳动使所有代词视角能够充分发展:一项让劳动者发展“我”、完善“你”、完成“我-你”关系、实现与“他”的斡旋、使“我们”具体化的劳动。另一方面,年轻的马克思作为“代词现象学家”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他逐个分析代词观点,如同它们于“我”而言依次出现(“在你的欣喜中,我也将得到快乐”等)。后来,马克思增加了“我”的观点的数量,尤其是为了展现它们如何能够成为幻想的牺牲品:在资本家看来是利润和工资,在工人看来是薪酬,在分析家看来是增值,等等。总之,马克思最后的本体论论文便是以这种方式论述的,其中指出,唯一具体的现实就是以第一人称所体验的、在实践(la praxis)和行动主体(le corps)中的现实。其余一切(尤其是经济学抽象概念)只是象征(représentation)、理想性或意识形态;唯有以第一人称经历的现实才是真实的。

这便是被解放的、使人的才干充分发展的、真正人类的劳动。正是这一能够在所有人称代词之上展开的劳动表达了人类真正的人性。因此,要将它与经济的、分工的劳动进行对比是很容易的,后者与之相反,使人失掉人性:经济的劳动不会促进劳动者的充分发展,而是对资本的增长作出贡献;它不会维持“我-你”关系,但它在劳动分工中服从于它的功能;它仅仅通过一种调解对人类产生作用,而这种调解对劳动者来说仍然是不可见的;在远不能实现一个“我们”的情况下,它承认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以及各生产者之间的人类分裂。正因为如此,在我所引用的文段中,马克思首先想要观察独立于任何经济系统之外的劳动!换一种说法,经济劳动结构性地阻碍了一项能够在其所有代词视角下充分发展的劳动的开展。这是一种异化劳动,准确地说,是因为它从一开始就采用了一个不同于“我”的视角,并且别无选择地将这种视角强加于这一劳动之上。

经济的双重抽象性

此处应当重提一下双重抽象性,对于马克思来说,双重抽象性是经济的基础,也是一切交换经济的基础:一方面,实用价值的抽象性转向交换价值,以第三终点的名义,无限的使用价值之间得以互相交换,而对于寻找这一第三终点来说,这是必要的抽象性。显然,马克思正是在该第一抽象性的层面转而赞同了他与亚当·斯密共享的劳动价值理论。然而在另一方面(这便是从根本上将他的分析与亚当·斯密的分析区别开来的方面),这回轮到对该交换价值的计算需要一个抽象性,即从具体劳动向抽象劳动转变的抽象性。马克思多次强调,具体劳动就是作为主体活动、作为实际生理消耗(体力消耗或脑力消耗)的劳动:以第一人称经历的劳动是以其他措辞进行表述的,如同真正经历和体验且作为表达生命本身的主体活动的劳动不能与其他任何一种劳动相比较,就像我所感受到的疼痛不能和你所感受到的疼痛进行比较一样。这是因为具体劳动,即第一人称劳动,从根本上说是主体性的,因此其不可类比性导致它不能作为衡量交换价值的尺度;所以,为了能够计算交换价值,必须用另一种劳动取代它,准确地说就是抽象劳动,对此,马克思告诉我们,抽象劳动是同质的、未分化的、无性质的。这一劳动遮蔽了劳动活动的整个主观层面,整个第一人称的实际经验层面:所以确切地说,这便是被视作第三人称的劳动,这项劳动从“他”的视角出发,在这种情况下,资本家则将之放在其唯一的生产因素的实用层面来考虑。不过当然,抽象劳动属于客观化的劳动,但它仍然需要被某一个人完成,即需要一个“我”来执行;但是在计算价值时,这个“我”就不能再被考虑进去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一抽象性在经济学中是不可或缺、不可避免、不可抗拒的。1867年,马克思在写给恩格斯的信中透露,“整个关于事实的智慧都建立在这个论点之上”,从《资本论》第一章就被论证,“劳动的双重特性,要看它表现的是使用价值还是交换价值” [5]。作为交换价值时,劳动就是劳动者能够从中获得收入的一种商品;作为由资本家所购买并支配的使用价值(即“对劳动力的使用”,“use of his labour-power”)时,劳动就是价值的创造者,因此便是金钱向资本转变的唯一来源。[6]

“他”的控制

换句话说,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实际上是同一份劳动,只是从两个不同的角度去考察这一劳动:从“我”的视角出发考察到的劳动是具体的,以第一人称经历和检验的,从“他”的视角出发考察到的劳动是抽象的,且只考虑到第三人称视角下的客观面,即劳动的长度和强度,而不考虑相对独立的、第一人称体验到的为劳动付出的努力。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说“这里两次发挥效用的是劳动力(force de travail)”,而不是资本家为购买劳动力支付的金钱。因此,抽象的经济劳动是一种异化(aliène)的劳动,因为它让劳动者依附于单一的“他”视角,而这种视角宿命般地强加于劳动者。抽象劳动的支配,是“他”视角的支配,经济的支配,不具名的强权的支配,这一强权为了自身利益完全控制了劳动者的客观劳动力,让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为压榨他的系统而工作。[7]

这种“他”的控制因科技发展,特别是自动化设备的出现而加强,从而更为凸显。当“他”描绘劳动分工时——社会分工(“social divison of labour”)以及手工业分工(“division of labour in manufacture”)——马克思将演变层级解读为劳动组织和科技发展对劳动者客观性产生的影响,也就是说对劳动经验产生的影响。这一影响出现在社会演变的不同阶段:

——这样,劳动的社会分工虽然将个体局限于单一的劳动中,但是它仍保留了一些原初的东西,因为这样的划分中劳动活动是完整的,既可以看到劳动成果(比如医生看到自己的病人痊愈,农民看到自己的作物生长)也可以体察到劳动意义。主导着每一个行业、每一项工作的生产活动由使用相应工具的劳动者自身的才能决定。这就是手工业者的模式。技术为作为对劳动者来说有意义的整体活动(activité totale)的行业服务,这样的整体活动对其自身的开展、目标和结果都有所掌控。

——至于手工业分工(la division manufacturière),这一处在生产活动自身内部的劳动之中,活动不是整体的,而是片段化的。关于这点马克思提到了“个体工人”(« detail labourer »),因为其中每一个部分工序都是由一名工人完成的;个体在非常特殊的任务中相互独立,而不是完成一个完满的整体工作(这成为了其特性;特性代替了行业)。而且,与他人的合作既不是自发的也不是自愿的,相反,是由劳动者自身以外的力量强迫的;劳动者业没有工具(生产手段),因为工具属于资本家。总的来说,劳动者因此处于被剥夺的状态,处于“他”的控制之下,劳动者本身什么也不能掌握。他不再属于自身,因为他完成的任务不再是自主选择的,他的劳动目标不是自己的目标,他也不清楚这一目标是什么,他使用的工具、借助的技术不属于他,和谁一起工作也不是自己的选择。这完全是剥削的过程——因为他人的利益而异化。“他”以外在权力形式强加于“我”。

——但是,马克思仍然将手工生产描绘为劳动划分中与主观准则相关的部分,也就是说劳动划分在这里仍然和劳动的主观性相连结。为什么?因为在生产部分需要完成的任务仍然和劳动者的个人能力与才干相关。在“机械生产”,即机器代替工具的工业中一切都变了。这时,劳动变得客观,也就是说它完全摆脱了劳动者个人才能:对劳动者来说,生产组织成了纯粹客观和非人的组织。马克思强调这一反差:“在手工生产活动中,工作的划分是纯粹主观的,是一种“个体工人”的组合。而在机器系统中,大型工业建立起一种完全客观和非人的生产组织,工人在车间中被视作一种完全准备好的物质条件”(P1 I,930[8])。因此,我们利用的不再是这个或那个工人的灵活度,而是他们服务于连接他们的机器的劳动力:“在手工业中,工人们组成一个活的机制,每个人都是机制的成员。在制造业中,工人们被编入一个死的机制,这一机制独立于他们而存在。”(P1 I,955[9])这就是工业。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工业诞生于手工业,但是我们在这里发现技术、即机器的诞生,尖锐地改变了劳动划分的性质,也因此改变了劳动本身和劳动者的主观体验。劳动划分采用的这一形式的更迭描绘了“他”视角对于“我”、系统的客观性对于劳动者的主观性的的控制的一种不可抗拒的演变。

作为伦理选择的视角学说(perspectivisme)

马克思这些关于劳动的研究最突出展现的是视角主义学说的方法论选择,或者说是凸显出代词现象学这一选择本身就是一种伦理选择。对他来说,这些研究不是为了针对劳动者的经历进行道德评判,而是将他们的第一人称视角经历作为其道德内在论的准则。马克思并没有表达强烈的道德准则或是以此为标准来解读和批判现实,他更多的是以代词视角解读经济现实,这一解读让他看到劳动者面对的现实是怎样的。对劳动者来说,这一现实以对资本主义生产系统中的“他”的服从的方式呈现,后者剥夺、压迫他们,让他们受苦。这就是为什么在《资本论》的研究中劳动的划分非常清晰,主观性划分出现在最后的分析中。[10]正是这种经历本身,这种“我”的视角下的经历为劳动者们搭建了一种向他们强加限制和痛苦的伦理体验。

这一视角的差异——人称的差异,或者说本体论的差异——出现在《大纲》和《资本论》最核心的分析中,马克思将“生产成本”,即资本家眼中的资本的客观支出(因此这是一种第三人称的视角)与他所称的“真正的”(réels)生产成本加以区分:“商品的成本在资本家看来就是资本支出,但真正的成本是劳动支出[11]”,而这一支出被薪酬的形式所掩盖。价值过程和生产过程不同,前者可以由主观劳动活动表达,而这一活生生的劳动活动被使其客观化的第三人称视角掩盖。

因此,我们可以说马克思的研究是“伦理方法论”的,而这种伦理不“仅仅”是实践层面上加之于现实的伦理标准。“他”的控制以其加于劳动者主体经历的影响得到体现。另外,我们还应该注意,这种控制与剥削(exploitation )无关:技术发展或工作划分本身都不具有剥削性。更多的是建立在私有制上的资本主义政权造成了剥削。马克思甚至用一些篇幅赞扬了劳动的划分,因为当这样的划分不在资本主义剥削的前提下时是有利于人类充分发挥所长的。当他改变角度,即不再从劳动者视角出发而是从历史的角度出发,马克思甚至还赞扬了现代工业革命性的功绩,称现代工业“从不将现行的生产方式视为定论”(Pl I, 990 :《资本论》, IV, XV, ix)。正是从这一角度出发马克思才会在《共产党宣言》中赞扬资产阶级。而当他寻找一个特定的标准来揭露资本主义剥削时,他在资本主义系统内部得到了答案,也就是说从资本主义自身视角出发。这一标准,就是暴利(vol),这一交换经济中最重大的罪恶,准确来说是作为完成了但不被支付报酬的劳动的暴利。这里同样,代词性视角学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为是这一方法使得马克思破除牺牲者工人的迷思,他们以为自己的劳动得到了报酬(因为他们的确有工资),但是这份报酬只与其劳动力相匹配(而剩余价值被隐藏了)。这里同样,资本主义者看到的现实和劳动者看到的全然不同,支付工资的表象让劳动者看不到未被支付的劳动实质。[12]

因此,是代词性视角学说让马克思得以揭示对劳动者来说作为伦理经历的劳动,这种经历既被劳动划分和技术发展异化,又被资本主义强加的工资形式剥削。工业劳动的条件没有被批评,因为虽然它们违背了人类的尊严和权利,但在劳动者视角的主观体验和生理体验中这一问题并不严重。因此,马克思思想中是否有一种潜在的道德理论(Stephen Lukes)这样的问题并不恰当;更应该看到的是他以第一人称视角重构劳动的企图——这也是贯穿他全部研究的方法论——在劳动本身构建了一种“我”的层面的、从经历的体验出发的、作为社会演变标准的伦理姿态,社会演变将根据其加以这种体验的影响而被以一种总体的方式把握。

经济上越来越无法逃避的“他”对主观经历的“我”的控制回到了贯穿马克思全部作品的基础二分法,即将经济与生活对立。经济破坏生活,且经济不得不破坏生活;我上文提到的作为经济的基础的双重抽象性是必须的,因为它就是经济可能性的必要条件,所有经济都是如此:经济只能在这些抽象的基础上实现。但更准确地说,这些“他”的抽象与“我”的生活相对立,因此应该废除这些抽象,让“我”可以充分发展,在马克思看来,不是独自的、个体的、自我肯定的发展,而是在主体人的层面上发展。这就是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大力宣扬的,他称之为“个体的普遍发展”((« the all-around development of the individual »),并希望在废除经济和权利之后,劳动”不仅仅是生活手段,更是生活的首要需求“(Pl. I, 1420)。也就是说:将劳动放回“我”的那端,使其重新成为人的劳动,而不再是经济的掌控工具。”

如今,经济的掌控力不满足于采掘劳动力,通过数字技术进行的数据采掘(l’extraction de données)更是与日俱增,从而占据了生活本身。目标对象不再只是工作的独立性和对劳动这一社会活动的特定区域内的体验产生影响,而是针对存在本身,针对在我们全部社会活动和私人行为中的存在。数字经济的“他者“试图插手我们主观体验的核心,它想尽可能多地取代我们的思想。机器不再只在工作中代替我们,它们还想让精神生活自动化,就像贝尔纳·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深刻的分析所表达的。一个非常清楚的例子就是“ 注意力经济”(l’économie de l’attention)运动,它体现出的对思想层面上“注意力”的捕捉成为了数字经济的核心关键。

无论怎样,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这一数字控制的社会发展新阶段又在寻求马克思奠基的代词性视角伦理新的发展、延长和深化。因为如果我们简单地停留在尊重个人权利和尊严基础上的传统伦理准则,我们也就局限在所谓“狭义伦理”( « la Petite éthique » ou « éthiquette »),即一种关注权利保护和个体自由的伦理。那么我们就会聚焦在例如个人数据保护、私人生活保护、商业交易安全等全世界数字立法考虑的问题上,然而,在关注数字对我们存在的控制的人类学层面,这些都是小问题。这里不需要细述这一控制的扩张和机制,但我想有很多人都将这种控制视为思想生活摧毁的标志。不过,妙的是,思想和自然不同,它总是以第一人称被体验、被感知、被证实。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思想不仅仅是一种算法,也不是一些算法的总和。因此,在数字时代,我们应该将马克思对现代劳动体验主观性诊断推广到思想生活,从第一人称视角——只有我们谈论自己活生生的思想时才能实现——保护一种未受算法和计算机奴役的主观性,一种能够在所有视角引导下展开且不受任何一种异化的主观性——这里的“我们”是数字系统中不具名的“我们”。


[1] 例如可见之于Derek Allen, « The Utilitarianism of Marx and Engels », American Philosophical Quaterly, 10, 1973 ; Richard W. Miller, Analyzing Marx. Morality, Power and Histor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4 ; Stephen Lukes, Marxism and Morality,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5. 最近Mathhieu de Nanteuil也在Rendre justice au travail, Paris, P.U.F., 2016, pp. 71 sqq. 中探讨了这一点。

[2] 我们可以在他未完成的关于莫扎特的书中找到一个例证,书中对这两种角度的区别构成了整部著作的红线。Norbert Elias, Mozart, sociologie d’un génie, trad. de Jeanne Etoré et Bernard Lortholary, Paris, Seuil, 1991.

[3] 马克思读的书为出版于1823年的法译版的James Mill的Elements of Political Economy。

[4] “Let us suppose that we had carried out production as human beings. Each of us would have in two ways affirmed himself and the other person. 1) In my production I would have objectified my individuality, its specific character, and therefore enjoyed not only an individual manifestation of my life during the activity, but also when looking at the object I would have the individual pleasure of knowing my personality to be objective, visible to the senses and hence a power beyond all doubt. 2) In your enjoyment or use of my product I would have the direct enjoyment both of being conscious of having satisfied a human need by my work, that is, of having objectified man's essential nature, and of having thus created an object corresponding to the need of another man's essential nature. 3) I would have been for you the mediator between you and the species, and therefore would become recognised and felt by you yourself as a completion of your own essential nature and as a necessary part of yourself, and consequently would know myself to be confirmed both in your thought and your love. 4) In the individual expression of my life I would have directly created your expression of your life, and therefore in my individual activity I would have directly confirmed and realised my true nature, my human nature, my communal nature. Our products would be so many mirrors in which we saw reflected our essential nature.”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44/james-mill/) Written: in the first half of 1844; First published: in full in Marx/Engels, Gesamtausgabe, Erste Abteilung, Band 3, Berlin, 1932; First English Translation: by Clemens Dutt for the Collected Works.

[5] 1867年8月24日致恩格斯的信(Lettre à Engels du 24 août 1867)。引用于Karl Marx, Economie, II, La Pléiade, Paris, Gallimard, 1968, Introduction, p. CXXX. 马克思补充道:“2、 除去诸如利润、利率、地租等特殊形式,已经分析了剩余价值。这将会在第二卷中着重论证。”“我的书中最棒的点包括:1、(这于所有对事实的理解而言是极其重要的)根据其表达的是使用价值还是交换价值,劳动的双重特性在第一章中被讨论;2、除去诸如利润、利率、地租等特殊形式,已经分析了剩余价值。这将会在第二卷中着重论证。” (“The best points in my book are: 1. (this is fundamental to all understanding of the facts) the two-fold character of labour according to whether it is expressed in use-value or exchange-value, which is brought out in the very First Chapter; 2. the treatment of surplus-value regardless of its particular forms as profit, interest, ground rent, etc. This will be made clear in the second volume especially.”) (http://www.marxistsfr.org/archive/marx/works/1867/letters/67_08_24.htm)

这些“特殊形式”每次都对应一个不同的观点(工业资本家的观点、金融资本家的观点、地主的观点),这些观点分别构成了它们固有的经济客观性领域,即利润、利率、定期租金,而根据代词透视法学说的假设,我要从另一方面为这一想法作辩解。

[6] 这体现的依然是马克思如何在这一点上将代词构成的观点与现实区分开来:“我们必须区分:在工人手中,劳动力属于商品,不属于资本,且对他来说,劳动力构成了收入,只要他有能力,他就能不断重复出售他的劳动力;只有在售出后,劳动力才能在生产过程中作为资本在资本家手中运作。此处两次发挥作用的,正是劳动力:在劳动者手中,劳动力作为商品根据其价值出售;在购买者,即资本家手中,劳动力则作为价值和使用价值的生产力量。”(Pléiade, Economie II, pp. 742-743.) (“We must make this distinction: The labour-power is a commodity, not capital, in the hands of the labourer, and it constitutes for him a revenue so long as he can continuously repeat its sale; it functions as capital after its sale, in the hands of the capitalist, during the process of production itself. That which here serves twice is labour-power: as a commodity which is sold at its value, in the hands of the labourer; as a power-producing value and use-value, in the hands of the capitalist who has bought it.”)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85-c2/ch19.htm#2.4)

[7] « The money which the labourer receives is spent by him in order to preserve his labour-power, or — viewing the capitalist class and the working-class in their totality — in order to preserve for the capitalist, the instrument by means of which alone he can remain a capitalist. »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85-c2/ch19.htm#2.4)

[8]  « In Manufacture, the organisation of the social labour-process is purely subjective; it is a combination

of detail labourers; in its machinery system, modern industry has a productive organism that is

purely objective, in which the labourer becomes a mere appendage to an already existing material

condition of production. »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download/pdf/Capital-Volume-I.pdf p. 268.

[9]  « In manufacture the workmen are parts of a living mechanism. In the factory we have a

lifeless mechanism independent of the workman, who becomes its mere living appendage. »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download/pdf/Capital-Volume-I.pdf p.285.

[10] 这是米歇尔·亨利(Michel Henry)两卷本《马克思》(伽利玛出版社,1976年)的主要研究主题之一,而这一研究始终没有得到马克思研究批评的注意。亨利视马克思为实在生活的现象学家,他的研究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启示至今无人能及。但是,对其研究的精度让我一点点感觉到他轻视了马克思贡献的精华之一,就是对社会对象这些“象形文字“的理解:他的代词性视角旨在回到这一独特的解释性原则,即个体主观性,真实是由不同的代词性关于真实的视角构成的。

关于作为主观性分工的劳动分工,参见《资本论》中这一论述:« Not only is the detail work distributed to the different individuals, but the individual himself is made the automatic motor of a fractional operation, and the absurd fable of Menenius Agrippa, which makes man a mere fragment of his own body, becomes realised »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download/pdf/Capital-Volume-I.pdf p. 249.

[11] 《作品集II》, 七星丛书,p. 881. 英文版本: « The capitalist cost of the commodity is measured by the expenditure of capital, while the actual cost of the commodity is measured by the expenditure of labour. »

[12] 的确如此。《作品集II》,七星丛书,p. 881. 英文版本: « The category of cost-price, on the other hand,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formation of commodity-value, or with the process of self-expansion of capital. (…) The investigation will show, however, that in capitalist economics the cost-price assumes the false appearance of a category of value production itsel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