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学术前沿 > 国外社会思潮 > 当代资本主义研究

马丁·沃尔夫:百年来3大事件塑造世界

  参考消息网6月13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6月10日刊登题为《三个塑造我们世界的事件》一文,作者是该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文章称,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二战中盟军发起进攻的日子70周年、苏维埃帝国崩溃25周年。100年前,欧洲脆弱的秩序土崩瓦解。70年前,民主国家发起了对极权主义欧洲的进攻。25年前,欧洲成为一个一体、自由的大陆,中国则选择了市场经济和党国制度。迄今为止,我们已经生活在全球化资本主义的时代达四分之一个世纪。但是,这样一个时代带来的政治和经济压力正越来越变得一目了然。

  1913年,西欧是世界经济和政治中心。它的经济产出相当于世界产出的三分之一。欧洲的帝国直接或者间接地控制着世界上大多数的地方。欧洲的企业主宰着世界贸易和金融。尽管美国整体的经济规模最大,但它仍然处于边缘地位。

  欧洲各大国之间的竞争撕裂了这个世界。这场战争导致俄罗斯发生共产主义革命。它让权力转移到了大西洋的彼岸。它让全球经济的稳定听任美国摆布,而当时美国已经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债主。它决定性地削弱了旧的帝国主义大国。它摧毁了欧洲人的自信。第一次世界大战没有做到的,大萧条和纳粹主义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做到了。到二战盟军进攻日时,世界经济已经分崩离析,欧洲已经臣服,而人们对大屠杀深恶痛绝。灾难已经结束。

  同盟国在诺曼底海滩登陆发起的进攻确保了欧洲的胜利。一个自由和民主的西欧在美国的保护下出现。欧洲战后的分裂是一个悲剧,尽管这个结局无法避免:美国不会在刚刚与苏联结盟后就与苏联交战。但是,这时介入的美国确实通过北约保护了西欧的自由,并通过马歇尔计划、欧洲经济合作组织和关税与贸易总协定启动了欧洲和跨大西洋经济体的再融合。

  美国的崛起和欧洲的道德与物质崩溃的最重要成果之一就是帝国的终结。几乎所有新独立的国家都选择关注本国的工业化发展。1949年落入共产主义统治之下的中国对于自给自足尤其热衷。但是,印度尽管实行民主制度,也支持计划和广泛的国有化。拉丁美洲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是采取这种做法。

  尽管1989年并非标志着1945年之后世界分裂状态终结的唯一年份,但它标志着冷战后欧洲分裂状态的结束,并迅速导致了苏联的解体。1978年,邓小平已经让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但是他对戈尔巴乔夫的政治改革的批判决定了中国发展的性质—一种自下而上的市场经济和自上而下的政体的结合。中国的崛起引来了艳羡的目光,然而一个国家从赤贫状态发展为中等收入国家所面临的挑战与成为高收入经济体所面临的挑战是不同的。

  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显著特征就是全球化。在全球接受市场经济的推动和数字经济的压力下,人类已创造了比1913年时更加高度融合的经济。此外,这一切不是在帝国的统治下发生的,而是在全球化机构的庇护下发生的。

  这是一个兜了一圈又回到原地的世界,尽管在这一过程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世界也面临一些类似的压力:历史并不会重复自己,但它确是有一定节奏的。

  正如麦肯锡国际研究所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就像大萧条一样,大衰退破坏了全球化。受到跨境金融崩溃的影响,商品和服务的贸易流量以及金融活动相对于全球产出大大下降。目前尚不清楚,全球化现在的发展放缓到底有多深。但是,考虑到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损害,以及人们对全球市场经济的运作,尤其是收益分配的明显担忧,出现比当今更大的强烈反应是可能的。

  大概更重要的是政治压力,就像1914年前一样。经济融合和政治分歧之间的紧张关系仍然是任何一种全球经济融合的软肋。如果过去100年带给我们一个教训的话,那就是我们注定要合作。然而,我们仍然处于一种部落状态。合作和冲突之间的这种紧张关系是永久性的。过去一个世纪,人类经历了两个极端。下一个世纪的历史将由我们怎么处理这些非常类似的选择而决定。来源参考消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