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著作推介 > 学术译著

《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的现代性》

编辑推荐

《当代学术棱镜译丛•全球文化系列•全球现代性: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的现代性》编辑推荐:德里克认为全球化不是有待实现其承诺的某个正在发生的事情,而是已经发生的并制造了全球现代性的某件事,由此推进了我们对当代世界的理解:这是一个新的联合与断裂共存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的行为获得了更多的重视,现代性表面的裂缝为那些愿意行动的人提供了希望之路。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阿里夫•德里克(Dirlik Arif) 译者:胡大平 付清松 

目录

中文版序 

前言 

中文版导论 

第一章 导论:全球现代性 

第二章 历史地思考全球化 

第三章 全球性的概念领域 

第四章 遗产:全球与殖民 

第五章 其他选择:中国与全球南方 

第六章 结论:全球化之后的未来? 

增补重新审视现代性:欧亚视角中的现代性 

关键词 

索引 

关于作者 

译后记 

文摘

全球现代性的矛盾也让有关殖民主义的讨论变得困难重重——不单是在现在,而且也含蓄地表现在历史中,在这种历史中,现在被视为历史自身所发生的复杂和多方位转变的产物。随着现代与传统之间的时间落差被消除,殖民主义概念也已丧失了其大部分的批判力量。仅仅在一代人的光景之前,它还在振振有词地为进步主义的和欧洲中心主义的现代化话语辩护,同时还严辞批判对其进行教唆的殖民主义推动力。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推动力已经从全球政治中消失,只不过它们以一种比从前更加复杂的面目出现,就其作为一种历史解释或具有政治动员能力的观念而言,这削弱了殖民主义的能力。 

一方面,全球现代性标志着殖民主义的终结,是掀起现代性浪潮的非殖民化的产物,是从前的被殖民地社会对殖民主义现代性的替代方案;另一方面,它又可以被看做殖民主义的深入和普遍化,在世界范围内,它把资本主义现代性的前提内化到各个社会之中,而这种资本主义现代性又同殖民主义深深地纠缠在一起,且就目前而言,尚未出现可行的替代方案。这种两可性使我们可能认为:我们现在所目睹的一切——从资本的跨国化到人员的流动,再到文化冲突,与其说是非殖民化,倒不如说是资本全球化条件下殖民主义的重构;它必然把那些对于全球管理具有至关重要作用的新国家融入其中,也收编它所创造的那些阶级的声音,这些阶级为全球管理提供了人员。值得注意的是,早期殖民制度的结构性变化和去领土化过程,而不是殖民主义的终结,加剧了殖民冲突——如今又被叫做因全球性而产生的冲突,用最近一本书上的措辞来说就是“多种全球化”。早期殖民权力的构建,包括在地理范围和社会领域中的规划,在全球地缘政治的重新洗牌中还依稀可见。甚至在前边缘国家和殖民资本主义的附庸卷入冲突之际,它们提供了全球政治的语境和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