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贝斯:绝对者,二(莫里斯·布朗肖)
2016-09-03   阅读人次: 1038


雅贝斯:绝对者,二(莫里斯·布朗肖)
lightwhite
来自: lightwhite 2013-11-30 10:40:12
[法]埃德蒙·雅贝斯 

lightwhite 译 



其顶峰处的一种反思,如此地绝对,以至于词语,摆脱了其限定的沉重,恢复了一种自由的原始状态。 

人的限定扰乱了上帝的绝对性,正如时间的界限扰乱了永恒,或空间的限制扰乱了无限吗? 
上帝是绝对神圣的——对他自己,他是一个陌生人,恰恰因为他不受其思想的影响,不受其行动的标记——他的属性:永恒,无限,正义,善,智慧,必须逃避一切的条件。 
但完满,正义,善或智慧是什么,如果它们依旧未经证实,在审判的时间之外? 
没有时间的永恒是什么?没有界限的无限是什么?它们只能是它们所关乎者的缺席:仍然绝对地缺席的缺席,不可思议的绝对者,绝对的遗忘,这种遗忘已然遗忘并将更深地陷入遗忘,死亡中的死亡。 
但没有其所限定之生命的死亡是什么?反之亦然。没有人的上帝是什么,如果人通过不限定自身而限定了上帝的话? 
人的过度是对上帝的一种典型的测度。 
因此,上帝的超乎一切限定的存在就依赖于这最初和最终的证据,其从中而来之自由的条件:不存在。 
这就是我们每一次信奉我们的条件或缺乏条件的时候,我们所遭遇的绝对性。 
存在或不存在,这是条件和无条件,在场和缺席之间的一场永恒冲突的赌注,进而,也是一种由在场所限定的缺席和一种逃避一切在场的绝对缺席之间的永恒冲突的赌注。 
在我们在场的哪一个点上,我们变得缺席?在我们缺席的哪一个点上,我们变得在场? 
绝对性在限定之前或之后到来吗?缺席在在场之前或之后到来吗? 
换言之,我们,为了在场或缺席,必须总已经缺席或在场了吗? 
如果有缺席,必定有一种之前的在场。但能否有在场,而没有一个既定时刻的缺席呢?在第一种情形里,思想会在非思之前到来;限定会在绝对之前到来;界限会在无限之前到来;上帝,在上帝之前和之后到来。 
那么,思想会创造了上帝,它把上帝创造为非思。 
如是的非思会拥有创造的力量。它将统治思,将让思向自身敞开并在其无畏中将其献祭。
但如果界限和思想最先到来,那么,我们如何想象一条没有视域的界限,想象一种只用其自身的思想来思的思想? 
为此,我们不得不构想一个荒芜的宇宙,一个透明的世界。如果,通过一个奇迹,我们将继续下去,我们如何追问:界限对透明而言能是什么,思想对空虚而言能是什么,或许,除非是最初的痛苦和绝望? 
存在着这样一种作为陌异者存在之条件(或条件的缺乏)的东西吗?陌异性能否是绝对的,而它的尺度,能否是思想所设立的那条拒斥它的分界线? 
从死亡的一个终点到另一个终点,我不禁要写。 
“你的文字并未打断沉默。” 
换言之,言语(它意味着在场,条件)无法希望移动沉默(那是绝对者);词语的绝对回撤。 
而如果词语本身就是沉默呢? 
而如果沉默只是一个极端之词的完满呢;正如不可见者也会是可见者的最后之舞台? 
神没入神。 

(绝对者不和中性者相对立。绝对者是中性者的根本之本质,是无条件性的条件,以及一切条件的无条件性。 
它是中性在无条件性之中心的完美条件,或在条件的中心,在完满生命的中心,在绝对位置的中心:它占据了死亡在生命中占据的位置。) 


  • 支持
  • 深刻
  • 生动
  • 客观
  • 主观
  • 喜欢
  • 学习
  • 深思
  • 支持
  • 深刻
  • 生动
  • 客观
  • 主观
  • 喜欢
  • 学习
  • 深思